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言情888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 第 46 章

锦西并没有想太多, 上级机关例行检查而已, 又不是只检查自己家饭店, 其他家的也都查着, 人家不可能针对你一个人, 她安慰林巧珍和梁素云,趁这两天歇一下。

梁素云却略显忧心, 要说卫生, 哪家后厨也不如她的后厨干净,当初装修的时候为了让大家对卫生放心,她按照锦西所说, 在墙上开了一道玻璃门,从外面直接看清内厨操作, 加上她这个人本就爱干净, 后厨一直收拾得干净卫生, 桌板擦得雪亮, 从不积一点灰尘,锅碗瓢盆之类的都会洗好几次,从不像人家一样,糊弄过去,她想做老顾客生意, 想认真守着这家店, 指望这家店给她买房供养孩子上学, 一直认真对待, 可最近不仅是相关部门来查验, 更有顾客指出他们卫生不过关,这让梁思云难以理解,明明按照锦西所说,戴着厨师帽,头发都拢起来卡住,怎么还时不时有头发掉进去呢?而且以前没发现,就这几天特别多。

次日,林巧珍和梁素云开门,刚过不久,一个年轻男人忽然拍着桌子嚷嚷起来:

“这家饭店怎么回事!这是要吃死人啊?”

正值饭点,他一嚷嚷,不少顾客看向这边,林巧珍和梁素云有些急,忙赔不是:

“您是不是对我们的菜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满意?当然不满意!你看你们的菜里吃出了什么!”

林巧珍定睛一看,顿时不好了,却见这男顾客的菜品里竟然有一只死蟑螂,林巧珍自己看着都恶心,当下慌道:“客人,咱们的卫生一直很好,您透过玻璃窗都可以看到,怎么会有蟑螂呢?”

“我不管!我在你家菜里吃出蟑螂,你必须带我去医院检查,谁知道这蟑螂会不会吃死人啊!”

“就是啊!你家这卫生越来越不行了,不是吃出头发就是吃出蟑螂的,我看你这店就是黑店啊!”

“这次吃出蟑螂,下次指不定就吃出死老鼠了!”

“还有苍蝇什么的,你当我们顾客是什么?好糊弄是吧?必须带客人去医院检查!”

不知为何,所有人顾客都出来打抱不平,嚷嚷着要林巧珍赔偿,林巧珍一个普通农村妇女,从未遇到这种情况,当下慌了神,一直赔不是说自己餐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锦西就是在这时进门的,她今天一想,林巧珍说的情况不太寻常,怕有人故意找麻烦就提早来看看,谁知真的被她遇到了,这帮顾客乍看是因为利益受到损害找林巧珍评理,细观看却发现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不够气愤,也就是说很多人故作气愤,目的不过是为了闹一场。

锦西环视四周,众人见了她,莫名降低了声音,却还都是在嚷嚷着。

原本一些老顾客是不太相信的,毕竟他们吃了这么久都没吃出过蟑螂,再来,饭店的人流量大,要真有根头发掉进锅里,只要不是故意的,只要商家的处理态度好,他们也能理解,毕竟这自己家里做饭还能吃出头发来呢,但是被众人一起哄,他们的态度立刻受到了影响,隐约开始觉得,这饭店的卫生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锦西沉默片刻,她已经让人把厨房的墙砸成玻璃窗,这在现下简直是一项创举,如今的商家还不如后世那般注重客人的体验,厨房的一举一动外面都能看见,客人对餐厅的操作也放心,是以来顾客才会越发多了,可谁曾想,竟然遇到上门闹事的。

闹事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年代没有摄像头,就是知道人家在闹事,知道人家扔头发扔蟑螂又如何?找不出证据一切都是白搭,锦西忽而怀疑后世的摄像头年代,任何地方都有摄像头,人们的言行受到牵制,绝不敢像现在一样为所欲为。

锦西转头对单渝薇吩咐两句,单渝薇立刻拿出照相机对所有人咔嚓咔嚓拍起来。

她拍了很多张,一卷胶卷很快就拍完了,那个闹事的年轻人见状,急道:

“你拍什么拍!我告诉你,这事你必须给个说法。”

锦西笑笑:“放心吧!说法我肯定会给的,我今天留个照片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来闹事,我们家餐厅如果真的出现相关问题绝对不会逃避,可如果没出现,也决不允许有人在我头发撒野,你们的照片我拍下了,如果让我找到相关证据,我势必要登报讨说法。”

这年头登报是很有权威的事,几个闹事的一听,顿时怂了,那个声称自己吃出蟑螂的青年见状,冷笑道:

“怎么?威胁我?我告诉你我不把你这餐厅搞垮了我誓不罢休!哪有这种黑心商家,菜里吃出蟑螂还这么蛮横!”

“就是!去告他们!”

“我要去上面投诉,一定找人来查一下他们的卫生情况!”

锦西没做声,任凭他们嚷嚷了许久,也没有回应,这时,闹事的人见锦西不回应,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互相对视几眼,声音渐渐停下来,锦西这才环视他们,唇角微扬:

“想来闹事拿好处不是不可以,但既然做了这事情就要承受得起相关的后果。”

“你威胁我?”

“就是!以为我们是被威胁大的?老子可不管这些,老子就要个说法,你家店里吃出蟑螂,你有什么赔偿?”

“赔偿当然会有!”锦西依旧是笑。

“哦?什么赔偿?”

“你们的菜品免单,除此外每个人都有赔偿。”

一听这话,这几个男人顿时眼睛一亮,随即争先恐后问:“什么赔偿?”

“具体赔偿金额要根据你们受影响的情况来判断,不如你们跟这位小姐去下面聊聊,钱我会照常赔给你。”

“好好好!”

锦西处理好这些事,又让林巧珍送老顾客一盘水果算是安抚,大家对此还算满意,直说林巧珍这人太客气,餐厅好不容易恢复了安静,锦西看向那几人的背影,和远去的单渝薇对视一眼,很快掏出电话。

挂了电话,锦西大概猜出这事是何人所为,怕是杭子琪没差了,只是这杭子琪到底哪根筋搭错,所有行为都搞得莫名其妙,先是找她麻烦,随即又找人找店里的麻烦,是想把她逼走,离秦宴远远的?

真是自找麻烦。

另一边,几个挑事的人都得到安抚,各个喜滋滋的拿着钱往回走,尤其是那个吃到蟑螂的年轻人,拿了二百块钱,心里别提多高兴,原以为这事不容易成功,谁家商家是个软柿子,想怎么捏怎么捏,竟然被他唬几句就拿了两百块钱赔给他,真是傻子!那蟑螂是他从家里抓来的,死了多少天了,趁人没注意偷偷塞进汤里的,谁知这店家就信了,早知道这手法这么赚钱,那他还用得着穷这么久?早该带着家里蟑螂的尸体四处吃饭了,这样一来,不仅不用给饭钱,还能得到赔偿,一举两得。

他喜滋滋地往回走,刚走到家门口的巷子里,就遇到来接头的人,他笑着说:

“事情很成功!你都没看到那女人被吓得,立刻就要掏钱赔给我了,等过几天我再去闹一次,他们保证不敢说别的!”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女人!”

“哦,她啊?饭店要是倒闭了,她还能好过?你放心吧!到时候我投诉到上面,他们家别想开张了。”

对方似乎很满意,立刻就把这消息传给上面的金主,这边杭子琪接到电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不仅冷笑,眼眸里闪过一丝快意,谁叫那个女人不识抬举,竟然敢勾引她看上的男人,秦宴这样的男人是那贱人可以肖想的?她迟早要逼得那饭店关门,让那贱人丢了工作,以后贱人不管去什么地方找工作,她都会把事情搅黄了,直到那贱人再也找不到工作为止,听闻那贱人还是个有孩子的二手货,只要这贱人没钱养孩子,在申城待不下去,迟早离开这。

想到这,杭子琪忍不住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秦宴,跟秦宴一个公司她才发现秦宴的工作能力不是一般强,认真工作的男人别有魅力,虽然不常发火,可是公司的人都惧他,今年喜宴地产就要上市,杭子琪怎么都觉得他是自己的白马王子。

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坑在那个贱人手里,杭子琪想到刚才收到的消息才咽下这口气。

-

年轻男人刚走到巷子口,便发现路边躺着一只死老鼠,他盯着那死老鼠笑得意味深长,今天丢了个蟑螂进去,那家饭店就要闹翻天了,要是明天丢个老鼠今天,那饭店岂不是得拿更多钱出来安抚他,想到这,他赶紧用纸把这老鼠给老起来,准备明天还去那家饭店,要是对方不招待自己,那正好趁此机会再闹一次。

想到这,年轻男人把老鼠放好,在小商店买了瓶白酒回去准备犒劳一下自己。

次日,他果然又去了林巧珍的参观,近日锦西特地守在这等他,原以为他不会这么明目张胆,谁知他倒是真不怕死。

她笑笑放下手里的计算机,那男人对上她的视线,有片刻的心虚,虽然嚷嚷道:

“给我一份鸡!”

锦西面色不改:“几只?”

“两只!”反正不要他付钱,最后吃多少钱锦西都会一分钱不收。

“好,两只鸡,别的还要吗?”

“不要了!”

鸡很快上来了,年轻男人一闻到鸡的香味,便克制不住吸了口气,坦白讲这家餐厅的东西是蛮好吃的,他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不同于其他餐厅的鸡,这家的鸡把所有汤汁都收了进去,鲜美非常,让人吃了还想吃,怎么都吃不够,昨晚回去他就想这味道,今天总算吃到了。

“给我整瓶酒!”

锦西面无表情把酒放在桌子上,他打开给自己倒了一盅,一小时后他吃饱喝足,觉得差不多时候该办正事了,年轻男人滴溜溜瞥了锦西一眼,却见锦西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他吓得一个哆嗦赶紧低下头,这就错过了扔老鼠的最佳时间。

就在这当下,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牵了条狗过来,那狗不知闻到什么味道,陡然扑进店里,冲着那男人汪汪直叫,店里其他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站起来,谁知那狗也不冲别人,就是对着那年轻男人咬个不停,年轻男人最怕狗的,当场吓得站起来要跑,可那狗仿佛明白他的意思,见他要跑,扑上去一口咬住他的裤子,还冲他裤兜的方向汪汪直叫,年轻人吓得腿发软,差点尿失禁,那狗就这样死死咬着他,一人一狗正对峙着,忽而一包东西从那男人的嘴里掉了出来,狗又冲着那包东西咬起来,并把东西抖了出来,众人一瞅,吓了一条,却见一只不算肥硕的老鼠从包裹里掉出来,原来这狗自始至终都是冲着这老鼠来的。

但奇怪了,这男人吃饭吃得好好的,身上带了只老鼠干什么?

男人一见老鼠掉下来,眼神躲闪,根本不敢看锦西。

锦西冷笑,拉高音调:

“我说怎么今天又来了呢,怎么?讹我讹上瘾了?昨天带了只蟑螂扔在我家鸡里,今天又带了只老鼠来敲诈我,怎么着?这是见我们家是外地人,故意欺负我们?”

男人一听这话,赶紧否认:“不是!没有这回事!昨天那蟑螂是真的锅里的,我今天就是在家里捉了只老鼠想带出来给丢掉,结果忘记了。”

众人盯着他的视线都显得微妙了,骗傻子呢这是?谁捡到老鼠不怕还把老鼠像祖宗一样,包得好好的放在自己裤兜里?生怕老鼠不够臭,生怕老鼠身上没有传染病?再说了,这么一路没想起来把老鼠给扔掉,还恰好就带来餐厅吃饭?

有几个老客人昨天就在这吃,见新客人不明白,赶紧把昨天的事讲出来,大家一听,这也太缺德了,昨天拿了蟑螂挑事,人家店家都赔钱了,今天又带了只死老鼠来。

“没良心!”

“为了点钱,脸都不要了。”

“这人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我看,不如就叫他把这死老鼠给吃下去!省得他来做坏事!”

“把他送去警察局!”

年轻男人见事情败露,低着头不敢说话,锦西冷笑一声:“说吧!谁叫你来的?”

男人不吭声。

“不说我也知道,既然你不想说,那你就走吧!”

男人眼睛一亮,没料到还有这么好的事,就这样放他走了,他不敢迟疑赶紧要跑。

“等等!把菜钱给付了!”

男人闻言,咬咬牙把昨天的钱又掏出了出去。

他摇摇晃晃地往家走,刚走到家门口的巷子里,忽而两眼一黑,等醒过来,麻袋已经套到他头上,拳头噼里啪啦砸下来,让他连缓神的余地都没有。

还没等他呼救,那边他只觉得身上一凉。

他衣服被人扒了个精光,身上套着个麻袋,就这样赤条条站在巷子口。

“哎呦!这不是那大关吗?”

“他怎么发疯了?真是不知羞耻!快报警把他给抓起来!”

“光天化日连个内裤都不穿!哎呦!真是伤风败俗!平时不学好就罢了,还这么不要脸,杀千刀的!要长针眼了!”

“他哪来的自信心竟然敢不穿衣服?天啊!不敢看!该不会是心里变态吧?”

男人又羞又恼,急得要用手捂住关键部位,可他的手被人绑在麻袋里,根本挣脱不开,一想到路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他想死的心都有了,赶紧往家跑去,可他套着麻袋一点看不清,平衡感特别差,没走几步,忽而扑通一声,整个人掉进了下水道里。

而周围的人都嫌弃地骂他是变态,根本不上来救他。

他欲哭无泪,算是明白,自己这跟头栽大了。

当天下午,下面又有人去餐馆调查,还说为了调查取证要让餐馆暂停营业,锦西就没听过还有这样检查的,谁知为首那人横道:

“我们就是公事公办,你要是不满意,有本事就去告我啊!”

锦西叹了口气,试图跟他讲道理:

“你们按照流程来完全可以,但不按照流程就别怪我不配合。”

“你想挑战国家权威?”

“我不是挑战国家,我只是挑战你。”锦西无所畏惧地注视他,什么时候人会觉得钱是好东西?锦西经常在想这个问题,而此刻她忽而明白过来,在这样的国家,有钱有特权是绝大部分人的追求,哪怕很多人讨伐特权阶级所享有的一切,却不可避免地奢想自己也能跨入那个阶级,人们一边批判一边往那个阶级挤,大家都明白,只有那个时候,才不会有人随随便便不讲法治欺负到你头上来,而作为一个无钱无势的小老百姓,想平平淡淡活着,又谈何容易?

那人冷笑一声,目光不屑地打量锦西,显然没把她放在眼里。

“挑战我?你有这本事敢挑战我?你这么不配合,我看你这店也不想开了,既然如此,那就关门整顿几天!”

关门整顿说的简单,好好的店,三天两头关门,就是生意再好也被弄没了。

关键你说不出人家不对来,人家就说你不合格不过关,你说你合格过关有什么用?嘴长在别人脸上,标准由别人来定,他说你不合格你就不合格。

说着,那几个工作人员准备把客人赶走,要把锦西这门给关了。

锦西眸光骤冷,忽而开口:“等等!”

“我告诉你别白费功夫!实话告诉你,你就是得罪人了!上头有人要办你事。”

锦西冷笑:“办我事?我做错什么了?”

“这跟我说没用!有本事你找上面人说去!”

为首的那人很强硬,反正这事不是他主导的,是上面吩咐下来的,据说这家人得罪了京州那边某家大小姐,你说一个平民百姓跟人家作对,那不是想死吗?反正他上头有人罩着,也不怕锦西去告,这样一个女人,掀不起多高的浪。

很快,他们要把顾客赶走,被锦西拦住,锦西莫名看了他们一眼,掏出大哥大拨打了一个电话,见她竟然能掏出大哥大,为首的办事员当下一愣,这年头用大哥大的都是有钱人,这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哪来的钱买大哥大?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打给谁?”他急道。

锦西笑得讽刺:“你很快就知道了。”

她电话刚挂断不久,就有一队人冲到锦西店里来,为首的竟然是那办事员的头头。

方天力接到消息便冲了过来,一路上,他把手底下这几个酒囊饭袋骂的头破血流!这些人找死也别拉上他,也不知道是听了谁的命令竟然来人家店里找麻烦,还是没事找事的那种,偏偏这家店不寻常,这些人是嫌他太悠闲没事干,故意给他找点麻烦?

他一冲进来,那办事员就知道事情不好了,方天力这个人的官职可不小,他能亲自来,可见这女人托的关系不是一般人。

“方……”

“滚你妈的!”方天力骂了一通,又气道:“你来人家店里找麻烦?吃饱了撑的你!你好好的工作不干,来人民群众的地方干坏事,你是嫌自己工资太高,不想要这工作了是吧?”

那办事员被骂的头破血流,却不知自己到底惹到了谁,不就是一家小饭店吗?再说了他这种做事风格也不是没有前例的,跟谁有仇就治治谁,反正也不是找不出问题来,只要想找,没有哪家饭店是合格的,说起来他也不算违章办事。

“老大,话不能这样说,我也是接到上头……”

“上头?你上面还有谁?”

办事员一怔,急道:“可这事是京州那边领导交代的,那可是我们得罪不起的……”

“去你妈的!京州那边来坨屎你也照吃不误是吧?我看你脑子秀逗了!人家方总是什么人,你吃饱了撑的找人家方总麻烦?”

“方总?什么方总?”办事员不解地看向锦西。

方天力颇为头疼,手下的人办事不力他难辞其咎,当下他对锦西赔罪,又道:

“方总,实在抱歉,我手下人不会做事,我这就把人带走,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方天力瞥了她一眼,一头冷汗,别看方锦西就是个普通商人,可五色鹿是今年的纳税大户,据说五色鹿和子公司观澜的纳税额度已经排名申城前三,谁给政府纳税谁就是政府的客人,纳税这么多就是政府一把手也得给个面子,毕竟这是要纳入政绩的,锦西方才一个电话打过去询问情况,已经让整个事变得十分糟糕,更糟糕的是,据说这方锦西还和喜宴地产的秦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观澜地产也一直在和喜宴地产合作,要知道秦宴身后的背景可不简单,哪怕在申城,也得顾及他家中背景,没有他撑腰,方锦西都不好惹,更别提有他撑腰了,如今上面在抓政府官员贪污受贿办事不力的情况,谁知方天力手下的小喽啰竟然敢顶风作案,实在让他没办法。

“方总千万别放在心上,我让他们这帮不懂事的,给你道歉!”

在他怒视下,那办事员带着同事赶紧给锦西道歉。”

锦西没做声,对方的腰就这样弯着好一会。

现场一度静得可怕,知道林巧珍过来,锦西才缓声道:“我这有问题,我绝不会为难你们,没问题,你们也别为难我。”

“那当然!这本来就是他们办事不力!你们这检查一直是合格的,而且卫生情况搞得很好。”方天力赔笑。

锦西应道:“麻烦您跑一趟了。”

“哪有,这是我应该的,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出了门,那办事员追问道:“老大,这怎么回事?怎么还给她道歉了?”

方天力盯着他冷笑:“五色鹿的方锦西听过没?”

那办事员脸色一变。“不会是……”

“呵呵,自己种下的恶果自己吞下,别指望我给你擦屁股!谁叫你做出这种好事!那上面的电话都打到我这边来了,人家把我狠狠骂了一顿,说我阻碍民众做生意,就是阻碍政府变革,把这大帽子扣给我!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次事太大,我可帮不了你。”

办事员脸色一变,最近上头查的严他这次违章办事是撞到刀板上了,可他也不愿意啊,是有人承诺了他好处,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个餐馆的服务员而已,怎么忽而变成五色鹿的老总了?他依旧想不明白。

-

杭子琪最近脾气很不好,莫名暴躁,先是她找的几个人都栽了跟头,不是被人打就是被人讹钱,还有家人工作单位被曝光遭遇威胁的,总之所有人都不好过。

这帮人再也不敢去餐馆找麻烦,还说她故意坑他们,这次遇到的是硬茬,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杭子琪根本不明白事情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小贱人吗?一个餐馆的服务员而已,那些人到底怕什么?估计那贱人就是找社会上的朋友教训了那几人,看把他们给吓的!没见过一点世面。

那些人多是本地的小混混,他们不愿意帮忙,杭子琪还真不知道去哪找人,加上她不是申城的,对这里不熟,门路一旦被堵上,就再难施展其他手段,一想到小贱人还有可能去勾搭秦宴,她这心里莫名不爽快。

要命的是她托人找了本地关系去关了那餐馆,也不知怎么搞的,餐馆还在开着,且那边一直打听不出消息,奇怪了,一家普通的小餐馆费了那么多事还关不了,实在是奇怪。

除此外,杭子琪最近在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秦宴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试用期制度,公司的员工都有试用期她也不例外,杭子琪从国外留学回来,多少有点工作才能,可因为最近浪费时间对方小贱人,她工作上经常出错,上级主管已经找过她好几次,都被她吼了一顿。

本来嘛,她就是来秦宴公司实习的,又不是真的要在这里工作,来申城还不是为了能钓到秦宴吗?这些人真是没眼力见,简直不知道风向朝哪,等她当了总裁夫人,他们都得看她脸色,不过是一个小数点出了错,把金额往后推了一个点,领导就那么生气,至于吗?

她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她根本不需要努力工作就能有好的未来,家人已经帮她安排好一切,努力工作干什么?自讨苦吃,可这帮人就是爱来烦她,还说要是再出错就要被开除,笑话!她杭子琪怎么可能被开除?秦宴也不可能这样对她。

杭子琪郁闷得要死,忽而听到边上几个女同事在议论:

“今天五色鹿的方总要过来。”

“咦,方总又要来了?天哪!我好喜欢她的,长得漂亮还有才能,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是啊,我也以她为偶像,咱们年轻女人就应该像方总一样。”

“话说方总和秦总好登对啊。”

“我们也在说呢,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强强联手。”

杭子琪的脸瞬间黑了,这个五色鹿的方总又是谁?怎么她的对手那么多?“方总?她是谁?”

议论的小女生瞥了她一眼,硬着头皮说:“五色鹿的老板。”

“什么?她是哪冒出来的?”

这话让人没法回答,五色鹿这么大的公司,人家的老板一直都在,什么叫从哪冒出来的?

就在当下,一队人马走过来。

喜欢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请大家收藏:(www.yanqing-888.net)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言情888更新速度最快。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最新章节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文阅读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言情888

猜你喜欢: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死神没有休息日青丝结道医一觉醒来我暴富了你是我无法愈合的伤(陆清泓、宋兮)没钱不信你就抱抱我陈俊苏俊苏茜茜民国小商人请你改邪归我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一刻钟情(姜时宇飘荡墨尔本)白面馒头家里有个俏天仙沙海之百岁情最强上门女婿秦立哑相五零六零~我是锦鲤许悠悠顾南城 静悄悄的爱重生之足坛巨星我特别能生!小祖宗,到我怀里来2[文豪野犬]干部级大小姐谁是他的白月光蓝白色热吻
完本推荐: 佛系炮灰(快穿)全文阅读这样疯狂爱着你 免费全文全文阅读桃花满知[综漫]全文阅读她一定暗恋我全文阅读束手就亲全文阅读很高兴认识你[快穿]全文阅读送你一只小团子全文阅读迷人病[娱乐圈]全文阅读[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全文阅读[综]主公是退休大佬全文阅读快穿之总是救错人全文阅读鱼龙符全文阅读星际饲养员全文阅读游戏加载中全文阅读[综漫]胜者系统全文阅读娘亲选的师傅全文阅读秦皇全文阅读病态宠爱全文阅读[综]花子的奇妙冒险全文阅读高甜夫夫在线发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美漫杀手日常科技巫师最强赛亚人武侠宇宙美食家都市阴阳师神级王者升级系统六扇门之剑指江湖天价宠婚:霍总的小娇妻锦绣田园:农门媳妇很嚣张全能护花学生武侠之至尊无敌清末之超级皇帝陆少的暖婚新妻玄天龙尊亿万追妻:总裁,别过分!火影之强者系统祖师爷宠妻法则败家系统在花都幻神万界召唤之滴滴打人重生之世界首富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火影之次元系统盈袖招诡秘之主都市弃少修真抗战之最强特种兵谍海猎影帝妃临天剑主八荒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言情888移动版 - 言情888手机站